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自慰 套 自慰,新手必看

只见王丽已经脱掉了上衣,只穿着一条红色丁字裤……而她那比张淑芬还要丰满的胸部,此时正全然暴露在老马的眼前,老马看得有些受不了了。

  所谓欲速则不达,老马虽然心里波澜万状,但表面却是风平浪静。

  毕竟他是个“瞎子”,总不能瞪着眼睛,目不转睛地盯着王丽的身体看。

  长期的装瞎生活他也已炉火纯青,一边摸索着向前走,眼光却在王丽的身上肆意地掠夺着。

  这时,王丽躺在那按摩床上,慢条斯理地说道:“老马,你怎么这么久才进来啊,是不是在外面跟张淑芬谈恋爱去了啊?”老马心里一惊,表面上却是憨厚地答道:“你说什么呢,张女士是客人,我们怎么会谈恋爱呢?再说,张女士那么年轻漂亮性感,又怎么会看得上我这个瞎子呢?”老马嘴里说着,手上却是装作不经意地往王丽的那个地方摸去。

  王丽一把就抓住了老马的手,说道:“马师傅,你这手往哪摸呢!”老马连忙装作一副不小心的模样,说道:“对不起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真是不好意思啊!也不知道摸到你哪里了?”王丽却是咯咯地笑了起来,一把扔掉老马的手,说道:“我说老马,你真的是瞎子吗?你不会是在这里面装瞎,然(妈妈啊啊啊啊)后占女人便宜的吧?”老马顿时慌的一比,难道王丽看出了什么端倪?如果真是这样,那她自己依然光着上身坦然地躺在那里,确实是个作风大胆风骚的女人。

  但是老马觉得她才第一次来,不可能看出什么来,装作十分镇定地说道:“王女士,你说什么呢?我这个瞎子,可是经过国家伤残鉴定的,只差没颁证书了。

  ”王丽一听,便笑得更大声了:“哈哈哈哈……老马,想不到你还挺幽默的嘛!但是,你要是个瞎子的话,又怎么会知道张淑芬年轻漂亮性感?”老马心里松了一口气,原来张淑芬说的他不瞎是因为这个,这就好解释了。

  他连忙说道:“王女士,我也不是天生瞎子,这什么样的女人,说话声音什么样的,我也是能听得出个八九不离十的。

  这张女士说话声音好听,娇嫩温柔的,这肯定是个美女嘛,而且还很年轻嘛。

  再说了,我经常给她按摩,虽然我看不见,但我感受得她她的皮肤身材嘛。

  还有,我听我们店子里的同事也说过啊,说张女士年轻漂亮着呢。

  ”王丽一听,这老马倒是说得有理,便说道:“好吧,那你听我的声音,觉得我长得怎么样呢?”老马自然知道,这女人都是喜欢听好听的,连忙说道:“王女士,我听你的声音,活泼欢快,娇嫩明亮,不用说,肯定也是个顶呱呱的美女!”王丽顿时乐得合不拢嘴,说道:“算你嘴甜。

  好了,不多说了,我听说你胸部按摩很有一套,你帮我按按,看看有没有什么效果。

  ”老马装作一脸茫然地说道:“王女士,胸部按摩我是会点,但有没有效我也不敢保证,而且,这胸部按摩还要把衣服脱掉,在你的胸部上直接按摩,这样太不好了,我看还是算了吧。

  ”“你废什么话,我叫你摸的,你怕什么。

  ”王丽直接说道。

  “那……那好吧,那你先把衣服脱掉吧。

  ”老马装傻道。

  王丽一听,直接抓着老马的手,往她的胸部上一放。

  顿时,老马的手中的感觉,让他不由得虎躯一震,简直太大了。

  “老马,你说,我脱了衣服没有?”王丽风骚地说道。

  老马下面已经是抬起了头,连忙说道:“脱了,脱了。

  ”“那你还等什么,赶紧给我按摩吧。

  ”老马心里不由得暗暗感叹,这王丽真是开放啊,跟张淑芬比起来,简直就是完全两种性格。

  想那日给张淑芬胸部按摩的时候,自己可是连哄带骗,才让她答应自己摸她。

  这王丽倒好,根本不用自己动员就抓着自己的手去摸。

  感叹一番后,老马的手便抓着王丽的那两个揉搓了起来。

  不得不说,这王丽还真是有料,老马手中舒服,忍不住说道:“王女士,你的胸……真大……”王丽听了十分受用,有些得意地说道:“是吗?你按摩没按过这么大的吗?”老马知道女人喜欢听好话,立马说道:“我哪按过这么大的啊,王女士,在所有的我按过的女客人当中,你的是最大的。

  ”王丽更高兴了,“是吗?那你可得好好帮我按按,我告诉你,要是没有效果的话,我为你是问!”“王女士,你放心吧,我一定会好好帮你按的。

  ”老马说着,便更加用力地按了起来。

  这王丽在老马的大手的揉搓之下,竟然慢慢开始叫唤起来。

  她这一叫不要紧,那声音,弄得老马更加受不了了,下身起了反应。

  按摩床比较矮的,老马也不避讳,他就是要让王丽看到。

  如他所愿,王丽很快便转过头来了,一下子便看见了老马那处。

  “哇,老马,你不是吧,你这里这么大啊。

  ”王丽确实开放,直接便惊奇地直抒胸臆。

  老马心里暗喜,表面却装作有点窘迫地说道:“我……这……你说你的胸这么大,我在帮你按着,我哪能没有反应呢?”王丽咯咯地笑了起来,直接伸出手捉住了老马那里,惊奇地说道:“哇,老马,你这?这要是女人,肯定受不了了的。

  ”

回到房间后,我才知道刚才的决定是多么的错误,依稀可闻的低.吟声,再次时断时续的传了过来,伴随着这种声音,刚才门缝里看到的画面立即浮现在我的脑海,即使到了下半夜,上面已经结束了,那种声音仿佛仍然缭绕在我的耳畔。

  折磨人啊!这一晚上,我辗转反侧,难以入眠。

  早上精神有些萎靡的我顶着两个黑眼圈出了房间。

  客厅里,吴敏早就起来了,可能是昨晚上玩的很愉快的缘故,她的气色很好,我没看到柳青瑶,可能是早已经离开了。

  “昨晚上没睡好吗?”吴敏慵懒的坐在沙发上问。

  居然关心起我来了,她的话让我心头一暖,“谢谢。

  ”“你别多想,我的关心……你懂的。

  ”吴敏冷冷的望了我一眼,神情十分不屑。

  显然我是有些自作多情了,她不是关心我,而是关心我这具要借种的身体,也许在她眼里,从我签订协议那一刻起,我只是被她是她买来借种的工具罢了。

  这让我原本昨晚上偷.窥她好事的歉疚心一下就烟消云散了,随即我也冷冷的回道,“刚换地方睡不好。

  ”吴敏听到我的话后柳眉一皱,脸色也更加冰冷,仿佛挂了三层寒霜,“哼,我告诉你,这段时间你最好将身体调理好,不然到时候你不但拿到的钱要退回来,还得赔偿我们三百万!”我瞥了一眼吴敏,心里冷哼,钱早被我寄回家给老爸看病了,至于赔偿这话我全当听屁话了,卖了我都不值那么多。

  再说就是不为了钱,为了能跟你干借种那件事,我也会不遗余力的。

  想到这里,昨晚上门缝里看到的那一幕再次出现我的脑海,隐约有些期待夜晚和柳青瑶的到来,而且再看吴敏的时候,仿佛两只眼已经有了透视功能,隔着宽松的睡袍,看到了那对无双的玲珑塔……我只是看了吴敏一眼,怕露馅,没敢多看,这娘们的眼睛毒着呢。

  正好这时候霍小燕的早饭也准备好了,一晚上没睡,我也饿的不轻,狼吞虎咽的吃了一些之后我就回房间补觉了。

  一方面确实有些困,另一方面也为晚上可能会出现的那种好事做准备,这叫有备无患。

  这一觉,我直接睡到天黑,午饭也没出来吃。

  直到晚饭的时候出来时,正好看到霍小燕嘟着嘴,一脸不忿的看着我。

  我知道这是因为中午的时候,她砸了半天门我理都没理,心生怨恨了。

  对于吴敏的这个眼线,我很不待见,反正不是一路人,我也没必要热脸贴她的冷屁股。

  晚饭还是只有我和霍小燕吃的,吴敏也不知道有工作还是出去玩,总 之两天了都是白天出去。

  吃饭的时候,霍小燕几次想找我搭茬,我都没理她。

  我估摸着这一天,给她闷的也不轻。

  至于她,一个人对着这么大房子,冷冷清清的说不闷那是鬼话。

  谁叫她昨天对我还爱理不理的,就得想办法治治她。

  晚饭过后,我在客厅看了一会电视,吴敏和柳青瑶就回来了,两个人脸色发红,甚至柳青瑶的眼睛也是红红的,走路还打着拐,看起来应该是去喝酒了,而且喝的还不少。

  吴敏只是轻描淡写的看了我一眼,就扶着柳青瑶上楼了。

  而我也直接关了电视回了房间。

  期待的好戏并没有上演,估计两个人都喝的不少,玩不起来了,随后我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
  第二天早上还是老样子,我出来的时候,柳青瑶已经离开了,而吴敏还是坐在客厅里拿着一个迷你的补妆镜照来照去,不过我敏锐的发现,今天吴敏的气色是不如昨天的,看起来女人就是应该多多滋润。

  老公不行,只能做拉拉,在这方面吴敏应该算是可怜的,可为啥明明那方面是饥.渴的,却又连续两天没让我去侍寝?早饭过后,吴敏又要出门,我叫住她,嘴里说道,“一天到晚都在别墅里憋(女同学被下药晚上教室)着,我想出去走走。

  ”吴敏眉头一皱,冷声说道,“协议上写的明白,在结束之前你不能离开别墅。

  ”我的眉头也拧了起来,在来之前我已经做好了被软禁的准备,可吴敏的态度让我心里很不舒服,她越是这么说,我越是要出去!“一直闷在这里,我心情不好,精神状态也不会好!”我目光盯着吴敏,有些倔强的说道。

  这个借口我早就想好了,我估摸着这应该是吴敏的软肋,虽然她已经付了钱,可没借种成功以前,还是有求于我的。

  吴敏盯着眼睛,而我也寸步不让的看着她,尤其是那倔强的神色,终于令吴敏动摇了,“出去可以,不过得让小燕跟着你!”我心里暗骂,这个霍小燕果然是吴敏找来的眼线,不过即使知道我也没有拒绝的理由了,旋即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。

  吴敏随后跟霍小燕吩咐一声,然后就直接离开了别墅。

  吴敏前脚刚走,我就听到霍小燕兴奋的叫声,我这扭头一看,这小浪蹄子竟然兴奋的一蹦老高。

  “别鬼叫了,赶紧走吧!”我脸色有些难看,本来打算自己出去放松一下,顺便让霍小燕在别墅里独守空房,空虚寂寞冷来着,没想到反而成全了她,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

  霍小燕白了我一眼,出奇的竟然给我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,“你先等等我,我换件衣服。

  ”说完,也不管我同不同意,扭头就冲回了自己的卧室。

  妈的,女人就是事多!没让我等太久,霍小燕就出来了,我这一看,竟然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。

  霍小燕换了一身白色的连衣裙,短袖、裙摆过膝,束腰束胸,虽然个子不高,可竟然给人一种亭亭玉立的感觉,尤其是束胸以后,那里竟然高高的两.团十分明显,我砸吧砸吧嘴,没想到这小浪蹄子还颇有规模啊,先前竟然给忽视了。

  “走吧!”霍小燕蹦蹦跳跳的来到我面前。

  我嘴角抽了抽,没想到这小奸细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,想想也是,毕竟霍小燕也才二十多岁,正好出于那种活泼好动的年纪,在别墅里憋了一天多,真是憋坏了。

  “行,不过先说好,出去以后听我的,我说去哪就去哪!”这可不是陪女朋友逛街,先搞定主次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霍小燕想也没想就答应了,在她看来能出去一趟就不错了,她哪还敢挑肥拣瘦?惹急了我,再去睡一天,让她孤独到死!这片别墅区是依泰河而建,几百米外就是泰河大堤,大堤的两.岸则已经被开发成了湿地公园。

  在滨海这座缺少旅游景点的地方,这里也算是别致了!“我们去哪?”霍小燕像小尾巴一样跟在我身后,欢快的像只小鸟,不时的惹来旁边行人的目光,连带着我也受到了几份目光的注视。

  他们不会是以为小奸细是我女朋友吧?我扭头看了一眼霍小燕,摸了摸鼻子,还真颇有种郎才女貌的感觉。

  我是刚毕业的穷屌丝,她是一个小保姆,整个一门当户对!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摸了摸额头,这都哪跟哪啊!“我要去游泳,你会吗?”我甩甩脑袋,将脑子里那些滑稽的念头抛开,嘴里不咸不淡的说道。

  这霍小燕毕竟跟我不是一路人,我也没必要迁就她。

  “不会!”霍小燕脸色尴尬,一只小手攥着裙角说道。

  “不会的话,你就在旁边看着!”“那人家也想游泳怎么办?”霍小燕低眉顺眼的看着我,目光和说话的语气中,满满的楚楚可怜。

  乖乖,这小奸细竟然还会跟我撒娇,早干嘛去了!“到了地方再说吧!”在她可怜兮兮的目光中,我很快败下阵来。

  不得不说女人装可怜的目光杀伤力是巨大的,无怪乎多少英雄不爱江山爱美人,那是禁不住诱.惑啊!湿地公园那片是有一个水上乐园的,虽说有收门票,不过也不贵也就十几块的样子,在读大学的时候,每逢夏天我们有空就会去那里玩玩。

  在那里玩,一来可以避暑,二来也能饱一下眼福,毕竟那里也有很多美女去玩的。

  

许静朝摆在桌上的婚纱照看了过去:“我已经结婚了,我有丈夫,我不能做出对不起我丈夫的事情。

  ”“这有啥?你丈夫长久都在外地出差,半年也不见得回来一次,难道你就不空虚寂寞?我现在可以满足你的空虚,让你的身体充实,而且这件事情只有我们俩知道,绝对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的。

  ”“不行。

  ”许静依旧坚持己见:“我丈夫明天就回来了,我不会做出对不起他的事情。

  ”老王长叹一声,刚才箭在弦上,完全可以一击入洞,可自己却没有把握好这个绝好的机会,只能任由机会从眼前离开。

  孤男寡女一丝不挂的共处一室,老王本想一不做二不休的扑过去将许静压在身下用力刺入。

  可最终他还是打消了这个疯狂的想法,他知道许静并不情愿,如果自己一意孤行,那等待自己的将会是牢狱之灾。

  老王将地上的衣服捡了起来,他幽怨的看着许静,轻声说:“许小姐,你体内的毒气还没有完全排除,以后要是有机会,只要你开口,我绝对不会第一时间帮助你的。

  ”许静别过头,擦了擦眼睛说:“谢谢。

  ”老王缓慢将衣服穿好,来到房门口他稳住脚步扭头看了眼许静。

  这个一丝不挂的美女依旧端坐在沙发上,两只还留着自己唾液的双乳随着呼吸一颤一颤。

  刚才的美好稍纵即逝,让老王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。

  将房门打开,老王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。

  外面的大雨已经转成了小雨,稀稀落落的小雨落在老王的脸上,却没有将心中的那团浴火浇灭。

  他快速冲进了宿舍,从被褥下拿走了五百块钱,从小区离开后朝附近的城中村狂奔而去。

  他无法将自己过盛的体力发泄在许静身上,他必须找一个许静的替身,将体内的浴火全都蔓延到这个替身的身上。

  因为下雨,城中村看不到几个人。

  老王浑身湿透,进入了村内的一条漆黑巷子里面。

  前面的昏暗灯光下站着三名穿着暴露的年轻小姐,当老王来到她们身边,还没等这些小姐发出招呼客人的声音,老王抓住一个身材最高挑的小姐就走进了出租屋里面。

  这种城中村的小姐炮房非常简单,一张床,一张桌子,桌上放着一盒安全套,其他的什么都没有。

  老王现在急需发泄心中的浴火,从兜里摸出一百块钱塞进了小姐的衣领里面,直接就把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,坐在了床上。

  老王的粗壮苦瓜早就已经跟钢铁一样坚硬,如同鸡蛋一般大小的前段在昏暗的光线下散着青紫色的光芒。

  小姐看的一阵吃惊,她下意识看了眼自己莲藕般的手臂,又看向那根如同黑炭一样的粗壮武器,心里暗自感叹,这么粗壮的家伙要是进入了自己的身体里面,还不得把身体给撕成两半。

  老王早就已经精虫上脑,他见小姐愣在了原地,用手撸动着粗壮硬物,不满问道:“愣着干啥?快点来啊。

  ”小姐娇羞喊道:“大哥,你这家伙也太厉害了,我怕我撑不住。

  ”老王气不打一处来,刚才在许静家里面没有得到发泄,没想到这个小姐也不想接自己的生意,这让他非常不满。

  老王站起身,抓住小姐的胳膊就硬是抓了过来,小姐准备尖声大叫,老王突然把小姐的脑袋压在了胯下,趁着小姐嘴巴张开的空隙,直接就把粗壮的擎天柱塞入了樱桃小嘴里面。

  被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塞入口中,小姐呜呜的乱叫,口中分泌出了大量的唾液将整个擎天之柱完全浸湿。

  再加上小姐的不断挣扎,老王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畅快感觉。

  滑嫩的口腔紧紧包裹着自己的粗壮硬物,滑嫩的舌头不断在顶端敏感的嫩肉上来回扫动,把这个小姐想象成许静在吞吐着自己的武器,老王越想越是兴奋,抱着小姐的脑袋就开始前后的耸动。

  小姐哪儿受得了足有十八公分长的硬物在口腔内不断戳来戳去,当每次硬物进入喉咙深处的时候,一股作呕的感觉就用上心头,让小姐一阵头晕目眩。

  而喉咙的挤压感却让老王感受到了异常的刺激,他每次找小姐都是把对方当成许静一样怜香,可是今天许静给予他的却是无情的伤害,这让老王非常的不满。

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小姐在老王的胯下不断发出求饶的声音,这缕声音如同催情的炸弹一样让老王更加凶猛起来。

  接连在小姐口中抽插了数百次,老王越战越勇,他无法满足嘴巴的慰藉,他将武器从小姐口中抽了出来,将小姐拉起来直接就拖了暴露的衣服。

  “你流氓!”小姐捂着一颤一颤的双峰尖叫一声。

  这对白花花的奶子在老王眼前一跳一跳,老王胯下的巨龙也峥嵘无比,虽然这对双峰没有许静的澎湃,但好在也是女人的敏感部位,老王自然不想放过。

  他伸出粗糙的大手一把将其抓住,狠狠揉捏了一下,淫荡笑道:“我流氓?你一个做小姐的还好意思说我是流氓?”“你才是小姐!”“你还嘴硬?”老王怪叫一声,使劲儿在小姐胸前抓了一把。

  “嗯……”小姐轻声呻吟,这让老王更加兴奋,他猛地脱掉了小姐的裤子,两腿之间那团浓密的森林让老王最为原始的冲动更上一层楼。

  老王伸出肥厚的舌头使劲儿舔了一下嘴唇,小姐虽然经常一丝不挂的面对客人,可今天老王的出现,却让这个小姐感觉到害怕起来。

  她从业这么多年,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亢奋的客人,更加没有见过这么坚硬的粗壮武器。

  老王嘿嘿笑了一声,抓紧小姐的丰臀朝自己拉了过来。

  小姐一个没站稳就朝床上趴了过去,老王顺势也躺在了床上,小姐趴在他身上的时候,正好将浓密的森林压在了老王的嘴巴上。

  小姐正准备爬起来,可是老王压根就不给小姐这个机会,紧紧抱着小姐的两瓣丰臀,伸手舌头就开始猛烈的舔舐着已经流淌出晶莹液体的蜜洞。

  小姐久经百战,下身早就已经黑如钢炭,没有哪个客人会愿意品尝下身的美味。

  今天被老王这么一挑拨,她的身体剧烈颤抖,没两下甬道内就一浪接着一浪的涌出了更多的液体。

  娇喘的呻吟声从小姐口中传出,她将所有的力气都集中在腰部,用力的压向了老王的嘴巴。

  老王也没有辜负小姐的所盼,他用舌头如同舔舐许静下体一样开始拨撩起了小姐。

  晶体剔透的液体很快将老王的脸庞打湿,顺着脸颊流淌在床单上。

  小姐被老王刺激的哇哇乱叫,老王将舌头从甬道内抽了出来,将两根手指直接就刺了进去。

  当空虚的身体被两根粗壮的手指所填充之后,小姐身子抖如糠筛,她的呻吟声变得更加厉害起来。

  老王快速扣动手指,一股股粘液随着他的扣动不断流淌出来。

  当动作越来越快的时候,小姐的呼吸也紧凑起来,呻吟声也越发的嘹亮。

  “丢了……”小姐大喊一声,老王猛地抽出了手指,强烈的空虚感加上猛烈的刺激,让小姐的甬道内喷涌出一股温热腥香的透明水流。

  看着气喘吁吁的小姐躺在床上,老王索性将衣服也一并脱了下来,环抱着小姐的腰肢让她跪趴在床上。

  老王也没继续挑逗,而是摸出了擎天之柱在湿润的两腿之间来回摩擦。

  当顶端顶到了两片黑肉的的时候,老王正想要刺入进去,小姐突然娇喘喊道:“大哥,别进去,要戴套!”老王愣住了,他扭头朝桌上的安全套看了一眼,他没有下床,因为脑中想起了许静。

  许静为了自己的老公,保留了自己的身体不被侵犯,而老王也想要将自己干净的身体交给许静,所以握着坚硬的武器朝上蔓延了一公分距离,顶在了小姐的后庭花上。

  敏感的部位搭上了这么一根如同烙铁一样的灼热物件,小姐吓得出了一身冷汗,她惊恐挣扎尖声叫道:“大哥,你快点拿开,不要从这里进去,快点拿掉!”任凭小姐如何挣扎,老王硬是抱住了她的腰肢,当对准了目标之后,借着小姐体内分泌出来的天然润滑剂,老王猛地朝前挺动熊腰,直接将粗壮的钢铁硬物刺入了紧致的后庭之中。

  “啊……大哥,疼……求你了,快点拔出来,我快要死了……求求你了……”小姐的惨叫声震耳欲聋,老王(女同学和我在教室做爰)压根就没有理会小姐的惨叫求饶,反而被这求饶声刺激的快速耸动熊腰。

  

“你是哪里的人?”少妇的红唇微启,露出一排洁白整齐的牙,眼睛直接勾着秦受。

  “我是……我是红星村的。

  ”秦受不敢与她对视。

  秦受的眼睛看着她豆沙色裙子里的身体,不知不觉便起了反应,蹲着实在难受。

  得想个办法,换个地方。

  少妇看着他的疲惫,眼睛游走在秦受身上,好像明白了什么。

  “我看你好像蹲着很累的,要不换个地方?”少妇启唇,声音使得秦受动荡不安。

  秦受一听,心里高兴极了。

  可是他装出很能吃苦的样子,用喘气的声音说:“太太,别了,我看这家里也没有什么地方啊。

  ”秦受故意环顾四周。

  虽然嘴上这么说,可是他心里巴不得换个地方,之所以这么说,是想给自己留个好印象。

  少妇看着这小哥一脸正气,就更心疼他了。

  “换个地方吧,要不然别人知道了还以为我们虐待你呢!”少妇说着,看向这个大大的客厅,诺大的客厅,好像没有什么地方能换。

  “太太,那移动到哪里呢?”秦受问道。

  他又看了看客厅,摆着茶几沙发,还有几个花瓶,也没有什么地方。

  秦受的目光落在卧室的门上,在那扇门后面,有着秦受最向往的东西。

  少妇的眼睛也停留在那里,她看看那扇门,再看看眼前的这个少年一样俊朗的小伙子,心里泛起一阵涟漪。

  尤其是她看见秦受的那儿,她的脸微微热了。

  “要不,还是不要了,我受点苦没事的,主要是你……”秦受大义凛然,一身正气,嘴上又一次拒绝,而心里早就迫不及待了。

  “来吧,我的肚子痛,你抱着我进去。

  ”少妇命令道。

  秦受心里乐开了花,看着她藏在透明裙子里那曲线的身体,早就想抱一抱了。

  “太太……这……”秦受假装害怕破坏她的名声,作出一种犹豫的样子,“你的名声最重要,我怕我会……”秦受是眼睛不老实的看着她的腰身,胸前,还有细细的腿。

  “别总叫我太太,好像我很老一样。

  我叫温飘依,你叫我飘依就行。

  ”少妇伸开双腿,张开双手,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。

  “你别杵着了,快点,去卧室。

  ”温飘依很不耐烦的说,她早就迫不及待了,这个男人还像个猩猩一样。

  不过,她心里对他产生了一种敬意,把他当成那种正人君子。

  其实殊不知,他的渴望比她还强烈,有着不为人知的力气和体魄。

  “来!”少妇眯着眼睛,吩咐秦受道。

  秦受会意,靠近她。

  温飘依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,顺势勾着她的脖子。

  秦受的一只手揽起她的腰,另一只手伸到她的膝盖下面,想要把她横抱起。

  他的手碰到她的身体,豆沙长裙丝滑带有一些凉意,刺入他的掌心,滑至内心深处,那里又起了反应。

  隔着长裙,他能清晰的感受到她身体发出的温热,从他的指尖传到全身,一阵火热。

  长裙的凉意和她温热的肌肤,让秦受处在了冰火两重天。

  她的身体靠在秦受的怀里,秦受紧紧抱着,心仿佛被棉花糖包裹着。

  这个女人如宝一样,他想撕破她体表的豆沙长裙,好好的疼爱她。

  她娇滴滴抬眸,长睫毛高高翘起,面色红润,呼吸带有一些急促。

  润唇微张,用十分酥软的声音,凑到秦受的耳边底下说:“秦受,你好强壮啊,力气好大。

  ”秦受听了,好像包裹他内心的那颗棉花糖在受热而慢慢融化。

  “飘依,你的声音好好听啊。

  ”秦受礼貌的互夸,但是他确实喜欢她的声音,那种可以让男人起反应的声音。

  她“咯咯咯”的笑,娇羞又好听。

  秦受用脚踢开了门,现在,保姆被他们甩在了外面,也不是面对沙发,秦受心里说不出的开心。

  一进门,一股迷人的香味扑鼻而来。

  整个卧室,用紫色装饰。

  光从紫色的窗帘里照进来,再加上紫色的床单被罩,整个房间充满了旖旎的气息。

  她的床很大很大,大得足够两个人以任何姿势躺着。

  秦受用脚反反的将门关上,向着床走过去。

  就在秦受把她放在床上了的时候,她还不愿意把手放下去,依然勾着秦受的脖子。

  秦受的脸正对着她的脸,他的眼睛却不想局限于她的脸。

  他想要起身,却被温飘依用力一拉。

  秦受强壮的身体,怎么会在乎她那娇小的力气,只是为了配合她,而顺势倒在了她的怀里。

  秦受“啊”的一声叫唤出口,他那儿直接贴到了她那儿,她轻轻的“啊……”一声。

  两具身体聚在一起,才刚刚碰上,就产生了很大的反应。

  秦受低头看着这个一脸渴求的女人,只想好好的疼她……他忍住心里的诉求,低声说:“飘依,我要开始给你治病了。

  ”磁性的声音回荡在她的耳边,阳刚之气就在她的面前,好想要他……她点头。

  秦受一只手放在她的额头,轻轻的抚着她额前的一缕发丝。

  而另一只手放在她的肚子上,替她按揉上脘穴,膻中穴。

  他的手从上至下,动作缓缓的。

  “讨厌,你怎么一直按我的小腹。

  ”她的言外之意,是想让他按摩别的位置。

  秦受一本正经的,开始讲解了他所做的事情:“你说你肚子不舒服,那可能是肠子的问题,也有可能是气被憋住了。

  上脘穴可以帮助你的肠子蠕动,要是有什么问题的话……”秦受边说,边开始往别的地方按摩过去。

  (豁达大度)她却听得有些不耐烦,只想要他快点换个位置。

  秦受边揉,边看着她的俏脸。

  “别说了,秦受,你快点啊……我胸口难受……”温飘依拿起他粗糙的大手,放在了她的胸前。

  啊,像一阵电流刺到秦受的身体里。

  秦受轻轻的揉着,说:“心口难受,很有可能是真的有气憋着,我帮你。

  ”秦受邪魅的看着那个充满渴望的女人的脸,手更加的用力了,“这个穴位揉着会很疼,你要忍住了哦。

  ”他大力的揉着,简直不能再爽了。

  她突然张开嘴,说:“秦受,嗯……还是好难受,啊…你是不是隔着衣服不能很好的施展啊……”她扭着身体,他看着她那娇躯晃动,真想让她欢呼出来。

  “那我再用力点。

  ”秦受说,希望用这句话告诉她,我秦受不是那种非分之想的人。

  她突然起身,和秦受相贴,两人腰间紧紧贴在一起,他都快要进去她那儿了。

  她暴力的咬住秦受的耳朵,一阵温热从他的耳朵传到体内,秦受突然被刺激到了。

  他没有想到,这少妇还很暴力,不过他喜欢。

  “秦受,你听不懂我的话吗?”温飘依带有怒色的脸庞有几分可爱。

  秦受邪魅的一笑,直接将她扑倒,看着她的脸,狡猾的一笑凑了过去……“嗯……”少妇顿时说不出话来。

  秦受抬起头,用大拇指按在她的唇上,摩挲。

  他埋进来她的脖子里,一股温热的汗的味道混杂着某种香味,这种带有汗液的味道,秦受最是不能抵制。

  “嗯……啊……”再往下,就是她裙子的衣领,秦受摸着那碍事的衣领,将其往下扒了扒。

  他凑到乳根穴的位置,只可惜,那多余的衣领遮住。

  他没有多想,接着扒衣服,可是,手一用力,就听见“咔嚓”的一声,衣服碎开了一个口子。

  两人对望了一眼,温飘依轻轻一笑,那意思好像在说:“你干得真好!”秦受继续撕扯着她的长裙,那声音刺耳得充满了整个房间。

  衣服被扯开,美妙的风景终于暴露在秦受的面前。

  秦受一头埋进去。

  “啊……”温飘依舒服的叫了起来。

  秦受被她的声音刺激到了。

  他的腿摩挲着她的腿,下身还有裙子庇护着,她感觉到纱裙蹭自己腿的摩擦感。

  她的手在他的腰间游走,摸带那冰凉的皮带时,用手指头扎进他的皮带里,又伸出来。

  她找到皮带的开关处之后,用力一拉,皮带松掉。

  秦受的裤子失去了束缚之后,裤子直接掉在床上……看得温飘依面色忽然变换,羞涩的垂下眉头。

  可是,她的内心在躁动,很想伸手去触碰。

  她的呼吸越发急促起来,双手捧着他的腰,用一种乞求的眼神看着他,秦受知道现在他们两个人一点就找,不过,他的心里,还有自己的打算。

  对于王桃花那个女人,他是在放长线钓大鱼,而对于温飘依,他的心里还有一丝顾虑。

  因为这个人是校长的女人,如果贸然的话,只怕校长知道了会找上门来。

  到时候别说他自己,恐怕连赵萌萌,也不会被放过。

  考虑到这里,秦受没有进一步的动作,在他抱着她按摩的时候,他的腿感受到一丝凉意。

  他低头,才发现温飘依已经受不了了,他再抬头看着她醉人的样子。

  这个是最好的机会了。

  “飘依,你好迷人啊……”秦受摸着她迷人的脸,笑道。

  她不耐烦的说:“既然说我迷人,为什么不要了我,来啊!”她张开腿,把最后一片盖在身上的豆沙色纱裙扯掉,那是她的神秘地带……秦受吞了吞口水,不敢再看。

  “来啊,秦受。

  ”她心里无比的期盼。

  秦受腰间的精壮,他腹部的肌肉,都刻在了她的眼里。

  这是她见过,最有料的一个男人。

  “秦受,你在想什么呢?”她察觉到了秦受的异样,不明白为什么如此美丽的女人就在他眼前,只差那一步了,他却不要。

  “飘依,我配不上你,我不能害了你。

  ”秦受说的时候,有些忧郁。

  温飘依当然不信这个男人的话了,她什么样子的人没有见过,会相信这种屁话?这种话骗骗红星村里没有心眼的王桃花还可以,可是到了温飘依这里,说不过去。

  温飘依家族时代从商,精明的脑子不是一般人能比拟的。

  就连中年的校长,也将就是她的对手。

  “秦受,你说谎。

  ”她直接挑明了秦受的谎言。

  秦受被揭穿了,依然不动声色,反而更诚恳的说:“飘依,你的身材这么好,还这么漂亮,谁能受得了?”秦受用低沉的声音说,“不过,我身份低微,只是红星村的一个小中医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你呢,一看就是富贵人家出生的,老公还是卫校校长。

  凡事如果不相匹配,我就不应该去奢求……”秦受说得诚恳感人,他把自己的真实情况都说了出来。

  此时,即使不是很愿意相信别人的温飘依,也有所动容,秦受看着她那白嫩的小手,比赵萌萌的还要嫩。

  再看看那个脸,一看就知道从小是在城市长大的富贵人家,要不然不会有这么白嫩的脸。

  “秦受,你又在骗我。

  ”温飘依不动声色的试探他。

  “没有的,飘依。

  ”他低吼的声音围绕在她耳边。

  秦受强忍体内的烈火,一定要未雨绸缪,不能贸然行动。

  要让眼前这个厉害的女人臣服于他,而且也不能留下祸患,不想些办法不行。

  “飘依,你肚子好点了吗?我还有一个病人在等着我。

  ”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createyourownsiliconebracelets.com/twb.aspx?23.html

https://www.createyourownsiliconebracelets.com/twb.aspx?5687.html

https://www.createyourownsiliconebracelets.com/twb.aspx?3169.html

https://www.createyourownsiliconebracelets.com/twb.aspx?4063.html

https://www.createyourownsiliconebracelets.com/twb.aspx?6015.html

https://www.createyourownsiliconebracelets.com/twb.aspx?3239.html

https://www.createyourownsiliconebracelets.com/twb.aspx?3070.html

https://www.createyourownsiliconebracelets.com/twb.aspx?177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