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成人 色情,新手必看

老吴把站在一旁受了惊吓的童童拉到了李芬的身旁,说道:“安慰安慰孩子吧!”她蹲了下来,轻轻的抓着童童的胳膊,一双刚哭过还有些红肿的双眼看着他,歉疚的说道:“对不起童童,妈妈是不是吓到你了?”童童摇摇头,伸手过去摸着李芬红肿的眼角说道:“童童长大了,以后可以和吴爷爷一起保护妈妈了。

  ”虽然从他一个小孩嘴巴里面说出这种话有些不切实际,但是李芬心里还是特别开心儿子能这么听话懂事。

  她瞬间就笑开了,站起来拉着童童的小手说道:“走,回家,妈妈做好吃的给你们吃。

  ”三人刚要离开这个鬼地方的时候,远处突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,把他们叫停在了原地。

  “哎?这不是我儿子李强那个老婆,李芬吗?”只见一个五十多岁,又肥又矮还特别黑的老女人走过来,看着李芬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  闻言,李芬立马回过头,顺着声音看了过去。

  这个老女人不是别人,正是她那该死的老公——李强的妈妈。

  她身边跟着两个男人,一个是个唯唯诺诺,一直躲在老女人后面,时不时探出头来,瘦巴巴的糟老头子,就是李强的老爸。

  另外一个比较高大的,满脸胡渣,凶神恶煞的在一旁抽着烟的男人,就是他的亲舅舅,老女人的亲弟弟。

  李强除了性格随母亲,皮相和这两个老人一点都不像,反而比较像他的亲舅舅。

  李芬还大胆的想过,他是不是他的舅舅和妈妈鬼混生下来的,只是找了这个老头做替死鬼而已。

  他的舅舅和妈妈也不是什么好人,视赌成性,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赌光了。

  曾经他们为了还赌债还想过把李芬卖了,只是碍于那个时候李芬怀着她儿子唯一的种,刚好自己的儿子又出了事,所以才没动手而已,不然早就卖了她。

  他们一家人对李芬一点都不好,在他家生活简直就是地狱。

  幸好后来她因为生童童需要照顾,他妈妈又不想理这些麻烦事,直接把她丢回了娘家。

  也因为这个举动,她回到娘家以后才能真正的过回了像样的生活。

  看来,李强还活着并进监狱的事情,已经通知到他们家里去了。

  “李芬啊,我家对你不错吧,你说找到工作要带孩子去城里,我们一家人也没说什么吧?”李强妈妈装腔作势的说着。

  突然间,她又扯着嗓门喊了起来:“你打工就打工吧,你还背着我儿子去搞破鞋,竟然还把我孙子带去老情人家里住着,你要脸不?你不要脸我们老两口还要脸呢,呸……”“这是你那老情人吧?瞧你们一对狗男女的样子,当初我就知道你李芬不是什么好东西,骚浪蹄子一个。

  ”她指着老吴破口大骂道。

  “这不是我的孙子吗?乖孙子,快过来奶奶这里,让奶奶抱抱。

  ”他妈妈看着李芬身旁的童童,满脸油光的笑着,并伸出一双肥胖的手说道。

  拉着李芬小手的童童,看到这个女人在叫他,立马放开她的手,抓着她的衣服躲在了她身后,探出半张小脸怯怯的看着对方。

  一张小嘴嘟囔着说:“你是坏奶奶,你欺负我妈妈和吴爷爷,我才不要你抱。

  ”她气急败坏的说:“尼玛,你个小杂碎跟谁学的,这么没有礼貌,看来你妈没有好好教养你,看老娘今天非收拾你不可。

  ”她说着便对着李芬的方向,快步的走了过来,举起肥胖的手,就想一巴掌打下去。

  李芬立马转身把童童抱在了怀里,此时已经来不及躲了,只好紧闭双眼等待着疼痛的来临。

  结果许久也没发现有巴掌落下,她回过头,看到身边的老吴抓着她那肥胖的大手。

  对于当过兵的老吴来说,再胖的人,这点力气在他面前就像捏蚂蚁一样。

  老吴捏得她生痛,她嗷嗷大叫起来。

  见状,对面抽烟的男人狠狠的把烟摔在了地上,抡起拳头就朝他冲了过来。

  他舅舅嘴里还不停的叫道:“老不死的,放开我姐。

  ”李芬朝着老吴叫道:“老吴,前面……”她的话音刚落,只见他另外一只(姐弟乱欲)手死死的抓住了他的拳头。

  然后越捏越紧,手上的青筋都爆了起来。

  李强的舅舅被他捏着拳头动弹不得,吃痛的伸腿想要踹老吴的下身。

  没成想老吴一眼就看出了这个家伙的小心思,一腿便用力的踹在了他的膝盖上。

  他整个人痛得倒了下来,老吴也甩开了他的手,另一边的女人还在嗷嗷惨叫着。

  老吴脸上露出厌烦的表情,不耐烦的把她的手甩开了。

  “你们再没完没了的找李芬的麻烦,下次就不是这样的教训了,听到没有?还不给我滚?”老吴愤怒的呵斥道。

  李强的爸爸站在远处,听到老吴大声的呵斥吓得急忙躲了起来。

  老吴也懒得再理他们,转身把蹲在地上护着童童的李芬拉了起来,然后抱起童童就准备离开。

  “李芬你个贱人,你别以为你现在找了个老男人护着我们就怕了你吗?你们娘俩迟早还是会回来的。

  ”坐在地上的女人不甘心的说道。

  “说什么?叫你滚没听到吗?”老吴转头对着地上的两个人吼了起来。

  两个人被吓得话都不敢再吭一声,连滚带爬的离开了他们的视线。

  几人走后,老吴一句话都不说,拉着李芬的手就往大马路上走去,很快就上了一辆出租车。

  一路上,坐在前排的他一句话都没有对李芬说。

  李芬也沉默的看着外面的景色从眼前掠过。

  身旁的童童也因为太累的原因,趴在李芬的腿上睡了过去。

  夜幕降临,几人回到了家里,进门的一瞬间李芬感觉全身的防备都放松了一样,疲惫的往沙发上躺去。

  老吴抱着还在熟睡的童童走进房间内,把他放在床上,盖上了被子。

  他从房内走了出来,看着慢慢爬起来坐到沙发上的李芬便走了过去,抱住她,轻声问道:“芬儿,怎么了?还在因为今天的事情烦恼吗?你别担心,我会帮你处理好一切。

  ”李芬却抬起一张嫩白的脸蛋,指着饭桌诧异的说道:“老吴,你看桌子上,早上做的早餐,晶晶怎么动都没动。

  ”他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,才发现桌子的东西动都没动过,还好好的摆在原地。

  李芬拉开他的手站了起来,一边往晶晶的房间走去,一边叫道:“晶晶,你在家吗?晶晶?”叫了好久,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,她忍不住伸手过去扭门把手。

  结果竟然发现房间被锁了起来,怎么开都开不了。

  李芬转身就去找备用钥匙,老吴也觉得有点纳闷,拿出手机拨了晶晶的电话。

  很快,一阵电话铃声从她房间里传了出来,看来手机还在房间里,人多半也在那里了。

  “老婆,备用钥匙给我。

  ”他挂掉电话,从她手里拿过备用钥匙,着急的说道。

  他从昨天晚上开始就觉得晶晶不对劲了,现在在外面叫她又没反应,电话声又是从房里传出来的,越想越觉得不安。

  

老王心里大失所望,他原本的打算是想让黄琴见识见识他雄伟的尺寸,这是老王全身上下最值得骄傲的一点,就拿刘玲玲来说,一开始不也是看中了他的尺寸?老王气的差点吐血,怎奈黄琴还笑的十分天真说:“我洗澡的时候都会放一颗泡泡球的,我看你这没有,就只能将就一下用沐浴露啦?怎么样?我很聪明吧?”老王被她气笑了,皮笑肉不笑说:“是啊是啊。

  ”黄琴以为他是不好意思,也没多想,她站起来对老王说:“那我先帮你脱衣服吧,待会水凉了就不好了。

  ”老王自然点头同意,他在心里安慰自己,还好有脱衣服这个环节,待会有些地方,黄琴不看也得看到。

  可老王最终还是低估了黄琴这个富家女的脑回路,只见她突然不知从哪掏出一把剪刀,刷刷刷就将老王的衣服给剪了,几秒的功夫就搞定了。

  至于裤子,在老王还没来得及阻止的情况下,也被她三两下就剪掉了。

  不过有一点黄琴万万没想到,原本她想着,剪掉老王的裤子也不怕,至少他里面还有一层内裤,怎料老王今天压根就没穿内裤!就在黄琴蹲在他身下剪掉裤头的时候,有一根东西猛地从下滑的裤子里弹了出来,毫无防备就弹到了她的脸上,加上老王刚用手发泄过,那些液体有的糊到她红润的小脸上……黄琴顿时就懵了,拿着剪刀愣在原地。

  别说是黄琴,就连老王自己都懵逼了,这事情到底是怎么发展到这个地步的?他怄的差点吐血,心想这次还真不能怪他,是这黄琴太不按常理出牌了!老王反应过来之后,也顾不上其他了,赶紧抽了几张纸巾把黄琴的嘴巴跟脸擦干净,他深怕黄琴待会一个激动一把剪刀葬送了他的关键部位,赶紧找了条毛巾捂住,这才敢跟黄琴说话。

  “黄……黄琴,对不起啊,我不知道你今天会帮我洗澡,我一个人在家,想着单手上厕所不方便,就没穿内裤……”黄琴呆呆得站起来,举着剪刀喃喃自语说:“刚刚发生了什么?”老王被她吓得忍不住捂紧他的身下,支支吾吾说:“刚……刚才你剪了我的裤子……”黄琴一个激灵回过神来,抬手捂住他的嘴阻止他说下去,她的脸此时比猴屁股还红,脸上写满了尴尬。

  “我……我觉得还是找个护工来帮你洗澡比较好,我还有事,先走了!”黄琴跑得比兔子还快,老王现在没穿衣服,也不能追出去,只能眼睁睁看着心中的女神羞燥得夺门而出。

  老王觉得老天爷简直是在耍着他玩,每次煮熟的鸭子都能让它飞了!没办法,他只能先拆了手上的纱布木板,穿好衣服,又等了半天,见黄琴也没给她打电话,这才忍不住了,给她发了条短信。

  他短信写着:黄琴,对不起,今天这事真的是意外,我没有任何侵犯你的意思,我可以发誓!但是黄琴没有回复,他心里越发着急,忍不住又发了几条,但依旧像石沉大海般了无回音。

  最后老王忍不住了,直接给她打了个电话,但也无人接听。

  老王这些确定了,黄琴在逃避他!这会老王真是悔得肠子都青了,早知道就提什么洗澡的事了,他费尽心思好不容易才挽回的形象,这下又全崩塌了!可这次老王是真的冤,虽然他做梦都想糊在黄琴那水润动人的樱桃小嘴里,但他万万没想到这事这么快就能“实现”啊!!这下他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!老王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,可一连等了好几天,都不见黄琴回他的短信,他也不敢再给黄琴打电话了,怕她觉得是在骚扰她……最后老王实在坐不住了,心想得找个人打听一下黄琴的消息。

  老王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刘玲玲,但想从刘玲玲的口中知道黄琴的消息,就必须先解决好之前答应过她的事。

  想到这,老王毫不犹豫拨通了李成的电话……两天后,老王约了李成跟刘玲玲在一家日式料理店见面。

  老王对李成的喜好基本上都摸了个七七八八,他知道李成最喜欢这种日本调调。

  所以,他特意提醒刘玲玲,要穿那种日式一点的衣服。

  可他没想到刘玲玲这么上道,老王见她走进包厢的时候就惊呆了……这妞穿的居然是水手服!!看来平时岛国片也没少看啊!老王悄悄瞄了旁边的李成一眼,见他两只眼睛都快瞪出眼眶了,那口水哈喇子都差点掉下来,恨不得马上扑上去将刘玲玲弄个死去活来。

  成,不用问了,这事十有八九会顺利的!老王暗暗朝刘玲玲睇了个赞许的眼神,同时忍不住像李成一样打量她。

  这刘玲玲果然一点就通,他只跟她提过李成喜欢那种日式的风格,她就弄了这么一身水手服穿。

  而且这水手服还是特意改过的,上身衣服被她改小了腰围,变成了露肚脐的紧身衣,领口也被她改过,上半身像是要把衣服撑爆一样。

  下半身那就更离谱了,那裙子直接被她改成短得不能再短的小短裙,半个屁股都露在外面,好像还没穿内裤,不过也有可能是穿了丁字裤。

  也不知道她这一路是怎么走来的,就不怕遇到色狼直接将她拖进小巷子就地正法?老王心想,以后谁要是娶了刘玲玲当老婆,这头上的草原估计能赶得上呼伦贝尔大草原!不过萝卜青菜各有所爱,老王是看出来了,李成就挺爱她这款的。

  刘玲玲学着那些日本女人一样在榻榻米上跪坐,见李成的眼睛都没离开过她的身上,心下暗喜,表现得越卖力。

  她伸出芊芊玉手给李成跟老王倒了一杯茶,那手法,显然是学过茶艺的,那优美的姿势看的李成那西装裤都快被撑破了。

  老王瞅着这形式,心想这两人没准待会就得忍不住在这包间来一发了,他暗暗羡慕李成,同时也再次明白有钱有权的重要性……就连李成一个小小的监考官都有这样的美女自动送上门来献身,要是他还能再往上走,得有多少女人前仆后继要上他的床?可老王不知道,再过不久,他就能鲤鱼跃龙门,赶在李成前面,一夜之间挤进权贵的世界,同时也离他的女神越来越进……包厢这头,老王负责简单地给两人互相介绍一下身份,又有一搭没一搭陪着聊了几句,看着两人越来越嫌弃他的眼神,就赶紧找了个尿遁的借口溜了。

  后来他悄悄折回去,在门口的时候就听到里面传来毫不压抑的叫声,他下腹一紧,忍不住趴在门缝向包厢里看去。

  就见李成将刘玲玲压在饭桌上,两人衣服都完好穿在身上,只有刘玲玲的上衣被撩了起来。

  李成动作激烈,刘玲玲被撞得七荤八素,胸前剧烈晃动着,两人身下的桌子也被推得咯吱咯吱做响,但很快就被刘玲玲的叫声淹没了……老王看得眼睛冒火,忍不住靠在门外,将手伸进了裤裆里。

  好在他早就预料到会有这样的情况,所以他定的是这里最偏僻的包厢,这里还是监控的死角,他在这大大方方偷窥了好一会都没人发现。

  老王纾解完之后,见包厢里还没完事,他怕再看下去那股邪火又要压不住了,赶紧提上裤门撤了。

  第二天,老王又单独约了刘玲玲见面,他心想这么多天过去了,总算是能问到黄琴的消息了。

  老王约了刘玲玲在一个很普通的饭馆见面,刘玲玲昨晚估计是被李成折腾狠了,这会走路的姿势都十分怪异。

  她坐下来无精打采看着老王说道:“王教练,又约我出来有什么事?我刚从李成那回来,赶着回去睡觉呢,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!”老王也不跟她废话了,单刀直入问:“我就是想问问你,黄琴最近都在干嘛?”刘玲玲撑着太阳穴看他,打了个哈欠才懒懒道:“怎么,你最近惹黄琴生气了?”老王很诚恳得点点头,但也不说为什么生气。

  刘玲玲咯咯直笑,笑了半天才说:“王教练,我觉得你还是趁早死心吧,我们家琴琴真的不可能喜欢你这样的……”穷屌丝。

  老王脸色一沉,瞪了刘玲玲一眼,只强调说:“你只需要告诉我她最近在做什么就可以了,别的不用你多说!”刘玲玲耸耸肩,也不急着说,她从包里拿出一包烟,她抽了一根递给老王,老王没接,她就自己叼进嘴里。

  狠狠吸了两口烟之后,她才说:“王教练啊,不管你之前是怎么惹琴琴生气,她原不原谅你,这都不重要了,因为……她要出国了。

  ”老王愣了一下,像是被雷劈住了,过了半响他才说:“你刚才说什么?”刘玲玲单手拖着下巴,另一只手夹着一根烟,如斯性感。

  她朝老王吐了一口烟,就着朦胧的烟雾,缓缓说道:“她学的是服装设计,她的父母要送她去美国进修,这个月月底就要走啦!王教练啊王教练,如果以前你还能自欺欺人,这一次,你也该认清你们两之间的差距了吧?”老王好像受了极大的打击,两眼无神道:“什么差距?”刘玲玲勾唇一笑,手上的烟在烟灰缸的边缘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,一字一句道:“当然是——钱的差距啊!”老王浑身一震,半响无语。

  是啊,黄琴是住在大别墅里的白富美,她家里有钱、有权。

  她可以去美国甚至任何国家读书或者玩乐。

  可他只是一个大山里走出来的穷屌丝,奋斗了二十多年,如今还只是一个教人开车的小教练,他买不起大别墅,更买不起豪车,他这样的人,怎么可能追得到黄琴呢?老王整个人都萎靡了,他从来没有一刻觉得自己这么不堪过,他觉得刘玲玲说得很对,他跟黄琴之间最大的差距,归结起来就只有一个字——钱!刘玲玲见他一副大受打击的样子,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用熟稔的语气像老朋友一样拍拍他的肩膀道:“老王啊,其实我挺感谢你这次帮我的,虽然我知道你打心里瞧不起我,但我也瞧不起你啊!我们都一样,都瞧不起没钱人,却没想过,我们自己本身就是没钱的人。

  ”见老王被她说得脸色更难看了,她想了想,只能转移话题说:“你知道我跟黄琴是怎么认识的吗?我们两是在酒吧认识的,黄琴是为了去找她哥,后来被人在酒里下了药,要不是我提醒她啊,你那清纯的小女神早就被人破身啦!”老王惊讶地抬起头看她,没想到刘玲玲跟黄琴居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认识的,只听刘玲玲又道:“你别以为我跟黄琴要好是看中她的钱,她知道我家里的情况之后就想给我钱,可我一分没要啊,我这人只拿男人的(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)钱,特别是渣男的钱,有多少我榨干多少!”老王实在想不到刘玲玲原来是这样的“女中豪杰”,心里对她还是有所改观的,但想了半天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这话茬,最后憋了半天又忍不住问:“那你知道黄琴具体几号走吗?”刘玲玲愣了一下,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,将手里的烟掐灭在烟灰缸里,咬牙切齿说:“老王啊,我说了这么大半天,你还不死心是不是?”老王苦笑,心想那可是他做梦都在想着的女神,又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死心呢?至少也要见她一面表了白才能死心……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createyourownsiliconebracelets.com/twb.aspx?1861.html

https://www.createyourownsiliconebracelets.com/twb.aspx?2592.html

https://www.createyourownsiliconebracelets.com/twb.aspx?7239.html

https://www.createyourownsiliconebracelets.com/twb.aspx?18.html

https://www.createyourownsiliconebracelets.com/twb.aspx?3735.html

https://www.createyourownsiliconebracelets.com/twb.aspx?4931.html

https://www.createyourownsiliconebracelets.com/twb.aspx?259.html

https://www.createyourownsiliconebracelets.com/twb.aspx?4543.html